激光喷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激光喷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太惊悚了还我脸来-【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26:54 阅读: 来源:激光喷码机厂家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正在忙碌着,他的脸上挂着点血星子,双眼布满血丝,看起来有点狰狞,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令人毛发的微笑。

在斯文男子的面前有一张钢制的桌子,不,应该说是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她的手和脚被钢制的铁扣牢牢固定在铁床上。

女孩的脸很苍白,一点血色的没有,在她右手的手腕有一个小口,粘稠的鲜血从小口汩汩流出,一滴滴的滴在旁边的大池子里,“嘀嗒,嘀嗒,嘀嗒……”

斯文男子看着血流得差不多了,拾起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子,刀子很细很薄,小心翼翼的从女孩下颌与颈部的交界处熟练的插了进去。

刀子很锋利,一点阻力也没有遇到,斯文男子缓缓的将刀子一点一点的往上挪,到脸颊,到耳朵,到额头,到发际,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似乎他已经演练过好多次一样。

斯文男子用带着白色手套的左手捏起下颌的切口,就像掰香蕉皮一样,慢慢的往上扯,皮与脸部的肌肉结合的相当紧,他不时的将皮与肉的连接割开,慢慢的,慢慢的,漂亮女孩逐渐露出暗红色的肌肉纤维,还有红白相间的结缔组织,暗红色的肌肉慢慢的渗出血珠,看起来血并没有完全放干。

“真是漂亮啊”斯文男子忘我的抚摸着手中刚刚扒下来的人皮,看起来很陶醉。漂亮女孩的脸已经不再,只剩下暗红色的肌肉纤维和红白相间的结缔组织。

忽的漂亮女孩眼球凸起,女孩恐怖的“脸庞”越放越大,越放越大,“还我脸来,还我脸来……”

小彤猛地睁开眼睛,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她告诉自己,这是在做梦,这一定是在做梦。这个梦太过真实,让小彤久久挥之不去,小彤对梦里的每个动作的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记得那个漂亮女孩的长相,可是唯独记不清那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长成什么样子。

那个女孩到底是谁?那个男的为什么要这样干?为什么自己老是做这个梦?小彤心中感到莫名地烦躁。梦太过于真实,小彤不禁怀疑这个梦到底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自己又为何老是做着同样的梦。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小彤感觉到眼睛有点刺痛,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她看了一下手机的提醒设置,糟了,快迟到了!

小彤赶忙起床,今天小彤的男朋友约她到家里吃晚饭。本来想睡个午觉结果睡过头了,小彤急急忙忙梳洗了一下就往男朋友家里赶去。

小彤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皙细腻,可谓是天生丽质,她从来不化妆因为她不需要化妆。或许是因为小彤长得漂亮,虽然小彤家境不是十分富裕,却有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小彤的男朋友叫晓峰,长得并不是很帅但是很有气质,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关键是他是个事业有成的男人,这让小彤的闺蜜们都妒忌的很,唉,没办法谁叫人家小彤长得漂亮呢。

晓峰的家离城区比较远,是一座豪华的别墅。这是小彤第一次到她男朋友家里来,老远她就看到男朋友在别墅前面笑着等着她。

“你来啦”晓峰看起来很开心,说道:“我老早就在这等你啦,大小姐”

小彤感到很不好意思,“睡得过头啦”小彤脸浮着红晕,看得晓峰一阵失神。

晓峰带着小彤走进别墅。这个别墅真大,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城堡,小彤东看看西看看,就像红楼梦里面的没见过世面的刘姥姥一样,不过越往里面走,越觉得有点昏暗,里面竟不是用电灯照明,照明的是一盏一盏像煤油灯的东西,灯座造工精致,有点像青铜器物的感觉,想必不便宜吧,小彤不禁想道。

“这些灯从我出生到现在一直就是这样子的,都没熄灭过,也不知道当初用的是什么燃料”晓峰转过头来笑着跟小彤介绍到。

正当小彤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一个黑影忽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吓了小彤一跳。小彤定睛一看却是个驼背的老妪,脸皱巴巴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点恐怖。

“少爷,晚饭准备好了”老妪森森的开口道,老妪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沙哑,有点像钢制器物摩擦的声音。

“辛苦您了,阿婆”晓峰说道,晓峰跟小彤介绍道这是他的管家,别看她看起来老,做起事来可不含糊,尤其是做得一手好菜。

不一会,晓峰便把小彤带到进餐的地方。进餐的地方可明亮得多,餐桌的上方有一盏巨大的吊灯,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晓峰说全部都是刚那个管家做的。

果真如晓峰所说,刚才那个老妪做的菜真的是不错,尤其是那道红烧肉,块块晶莹剔透,鲜甜嫩滑入口即化,小彤吃的是赞不绝口。老妪谦虚的扯着她那把沙哑的嗓子说道:“是做菜的肉料好”,跟着就没说过话了。

吃完晚饭,天已经黑了,晓峰说,反正别墅有多余的房间就留在这里睡一个晚上吧,小彤并没有拒绝。

有钱人家的床就是舒服,小彤最近老是睡不好,一躺在那软绵绵的床上就进入了梦乡。

“还我脸来,还我脸来……”噩梦并没有放过小彤,半夜小彤又被惊醒,脑海里满是那个被扒了皮漂亮女孩的恐怖的“脸”,又是一身冷汗!醒来的时候刚好是午夜,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墙壁上的钟嘀嗒嘀嗒的响着。

忽然小彤隐约听到了女孩子哭泣的声音“呜,呜,呜……”,小彤想道,来的时候别墅只有三个人啊,怎么会有其他女孩子的哭声,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小彤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差点就痛得叫出声来,她确信自己没听错。不行,她要出去看看,万一是晓峰背着自己找女人怎么办!

想到这,小彤轻轻的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她完全忘记了,老妪在带她到这房间的路上对她说的话:屋子比较大,晚上千万不要出来走,迷路了就不好了!

小彤顺着哭泣的声音走过去,声音的源头似乎离自己很远。虽然小彤步子迈得很轻,可是小彤还是可以听到自己轻微的脚步声。

“小姐,你在干嘛?”小彤吓了一跳,回过头一看,老妪提着一盏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盯得小彤头皮发麻。

“哦,我睡觉睡着有点尿急起来上个厕所”小彤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厕所在那边”老妪指着小彤的背后说道:“你走错方向了”。

小彤转身便跑,若是她此时回过头来一定会发现,老妪那盏灯本来黄色的灯芯,竟不时跳跃着绿油油的光。老妪摇了摇头,“唉,又是一个可怜的女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缓缓消失了,就像从来没出来过一样。

小彤往回走了一会,回过头看了看,发现老妪不见了,她又朝着哭声的方向走过去,她有点不安,老妪拦住她莫不是怕她家少爷偷情的事被自己发现?!

想到这,小彤咬了咬牙,脚下的步伐又快了几分,走廊的拐角处她突然停下了,她发现了哭声的来源。

她发现不远的墙角处蹲着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女孩的头发很长一直拉到地上。“嗨,请问你怎么啦?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可以告诉我吗?”

那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听到小彤在叫她,慢慢的停止了哭泣。小彤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忍不住说道:“有什么伤心的事可以跟我说,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

那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听罢,缓缓转过头来,小彤瞬间呆住了,两脚一软瘫倒了在走廊上。这个女孩竟然没有脸,四周的肉外翻,散发出浓浓的腐臭味。

女孩的“脸”只有暗红色的肌肉和红白相间的结缔组织,这不就是不断的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女孩吗!女孩张开那张极大的“嘴”,苍白的牙齿上下磕动,说道:“帮帮我,帮帮我……”。

小彤红润的脸蛋霎时间变得煞白,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微缩,她惊恐到了极点!眼前一黑已然晕了过去。

“快点醒醒,快点醒醒……”有点颤栗的声音在小彤的耳边环绕,小彤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晓峰的背影。

晓峰正拿着一把大砍刀在剁着一些东西,是一根粗大的骨头,然后把碎块一窝蜂的倒进一个硕大的锅,锅里传出阵阵沁人心脾的香味。

在晓峰的旁边有个大池子,池子装着一半池子散发出浓浓腥味的猩红液体。小彤突然脸色大变,她发现这里的景象跟梦里的布置一模一样,她想赶忙起身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自己的四肢赫然被钢制的铁扣死死扣住!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铁床上,躺在一张梦里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的铁床上!她拼命的挣扎,但是却全然无功,听到小彤挣扎声的晓峰缓缓转过头来,裂开嘴笑了,晓峰戴着一个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不过在小彤眼里却化身恶魔。

“不,你不是晓峰”小彤尖叫道。

“我怎么会不是晓峰呢”戴眼镜的晓峰抚摸着手里的大砍刀,森森说道:“我就是你的晓峰呀。美丽的小彤,你的脸让我如此着迷,我要帮你好好保管你的脸”。

晓峰丢掉手里的大砍刀,从怀里掏出一把又细又薄的小刀缓缓向小彤走过去。

“帮帮我,帮帮我……”颤栗的声音又在小彤耳边响起,小彤发现晓峰背后站着十多个没有脸的女孩,可是晓峰好像看不见她们,小彤定睛一看她们全都是脚不着地的。

“我帮,我帮”小彤惊恐的叫喊,那十多个没有脸的女孩听罢竟化成一张巨大的脸朝小彤扑去,没入小彤的身体。

“没人会帮你的”晓峰裂开嘴露出森森的牙齿。可在这时候,小彤居然停止了叫喊,眼睛变成血红色,手指甲慢慢的长出黑而长的指甲……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双眼血红的女孩子正在撕扯着什么,仔细一看是一具没有脸的男尸。

暗处一个驼背的老妪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切看,脸上挂着微笑,看起来很开心。

老妪佝偻的腰慢慢挺直,满脸皱纹逐渐散去,露出一张漂亮的脸蛋,咋一看与晓峰是如此的相像,她低沉的说道:“哥,我下不了手,自然有人下得了手。这下子可以安心离开了……”声音听起来就像唱歌一样好听,仔细一看她的脚也是不着地的。

查看更多:《

301医院肿瘤生物治疗

北京卵巢衰老能治好吗

nk细胞免疫在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