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喷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激光喷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德隆系旧将幕后操盘皇台与浏阳河旧情复燃

发布时间:2019-09-28 23:01:30 阅读: 来源:激光喷码机厂家

德隆系旧将幕后操盘 皇台与浏阳河“旧情复燃”?

金银岛首页 大宗财经 大宗新闻库 正文 德隆系旧将幕后操盘 皇台与浏阳河“旧情复燃”? 2015-05-19 03:07:59 来源:金银岛 评论()

分享到: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谢振宇 黄丽 实习记者 吴林静 发自成都

浏阳河酒业突然爆发的停产风波背后,或是德隆系旧部正在运作的一场资本运作—再谋牵手*ST皇台。

有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公司本次停产是为与*ST皇台合作、“上市”。而一位与公司总经理同名的“沈巍”与*ST皇台新进实控人“80后”吉文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吉文娟入主*ST皇台后,正谋划“重大资产重组”。

种种迹象表明,去年6月宣布联姻,后于9月告吹的*ST皇台与浏阳河之恋,如今,又有了死灰复燃的可能。

*ST皇台(000995,SZ)与浏阳河酒业之恋去年已告吹,如今有望死灰复燃。

“(停产)是因为我们跟*ST皇台有合作,要上市的计划。”湖南浏阳河酒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浏阳河酒业)销售公司一位高管对停产传闻回应时透露。

背后,或得益于原德隆行政总经理沈巍等人的一番资本运作。公开信息显示,去年初,沈巍即担任浏阳河酒业总经理,主导彼时与*ST皇台的“联姻”。

最近,又有一名“沈巍”携神秘“80后”吉文娟入主*ST皇台。吉文娟通过新疆润信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润信通)间接控制*ST皇台,目前正谋划“重大资产重组”。

在新疆润信通和浏阳河酒业目前的高管中,还有着同名为“盛学军”的财务负责人。名字相同、主管业务一样的两位高管,也是巧合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向*ST皇台证实。5月13日,公司董秘刘峰回应称,去年来,公司和浏阳河酒业并未有新的重组计划。对于目前新股东方是否在接洽浏阳河酒业,他表示并不清楚。

浏阳河高管称停产为上市

日前突然被曝“停产”,将浏阳河酒业推向了舆论漩涡。

5月10日,财经网(博客,微博)报道称,浏阳河酒业下发的《紧急通知》表示,目前公司已无法进行正常的生产经营,全体生产及销售员工无限期放假,并建议员工另谋职业。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多方采访了解到,浏阳河酒业停产并非公司停摆,是生产基地停产。随后,酒业微信公众号“煮酒网”也率先发布了浏阳河酒业高管的回复—“停产只是更换基地”。

不过,有浏阳河酒业高管透露,停产也是为了“上市”。

浏阳河酒业销售中心总经理陈建波对外称,“另一个生产基地在与浏阳河酒业战略合作的新资本方那里,因涉及上市公司,所以暂不方便透露。”

前述销售公司高管也向记者透露,“(停产)是因为我们跟*ST皇台有合作,要上市的计划。”当记者表示双方合作去年早已终止时,该高管称,“应该是没有”。

去年双方曾宣布联姻,但当年9月,*ST皇台称,“对浏阳河酒业未来的业绩预测及估值”,双方“尚未能完全达成一致”。在外界分析看来,由于销售状况不佳,浏阳河难以实现对赌的业绩承诺。

如今*ST皇台实际控制人已完成变更,最新公告也显示新股东方正谋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这给*ST皇台和浏阳河酒业的再度牵手埋下伏笔。

皇台神秘“80后”女实控人

提及*ST皇台新的实际控制人吉文娟,外界知之甚少。

今年4月17日,*ST皇台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厚丰投资的股东刘静、卢鸿毅、赵泾生与新疆润信通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新疆润信通斥资1亿元受让上述股东所持厚丰投资的股权,成为*ST皇台的间接控股股东,持有*ST皇台19.60%的股份。“厚丰投资的股权转让已经完成,工商注册也已变更。”刘峰介绍称。

据公司披露,新疆润信通共有三位股东,其中吉文娟持有45.67%股权、王永海持有31%股权、吴文杰持有23.33%股权,因此吉文娟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公告显示,吉文娟出生于1984年,大专学历,有丰富的项目管理经验和项目投资经验,在人力资源的管理和资源整合方面尤为突出。

除了新疆润信通,吉文娟控制的企业及关联企业有2家:一家为北京世嘉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暂未实际经营”;另一家为亚洲帆船游艇会有限公司,其注册地址位于九龙旺角凯途发展大厦的4单元7楼。

对这位“80后”实控人的更多信息,刘峰也坦言,因不直接接触也不甚了解。

不过,记者还是从网络上找到些许信息。不知是否为巧合,一则招聘广告显示,招聘主体“北京皇台投资有限公司”的联系人,名为吉文娟。其联系电话和公司地址,跟*ST皇台披露公告中吉文娟的电话和通讯地址完全相同。

该公司自称是*ST皇台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金5000万。刘峰对此称,未曾听说该公司的存在,“还需要确认。”

此外,从吉文娟的履历来看,其任职过的数家公司,都与“沈巍”有一定关联。

吉文娟先后任和硕邦怡园艺(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核信锐视安全技术有限公司、俪岛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公司的股东或高管。

工商资料登记信息显示,上述三家公司中,有两家的股东都出现了“沈巍”的名字:和硕邦怡公司方面,沈巍是该公司唯一的自然人股东;北京核信锐视的股东为北京和硕鑫隆投资管理公司,沈巍是后者股东之一。

而据*ST皇台披露,新疆润信通董事兼总经理也名为沈巍。

德隆旧部身影闪现

和吉文娟有关联的“沈巍”,会是德隆系旧部、现浏阳河酒业总经理沈巍吗?

“据我了解,沈总2013年底至今一直在公司任总经理。”日前,浏阳河酒业销售公司一位中层人士表示。公司销售管理部相关人员亦表示,公司总经理仍是沈巍。

无独有偶。新疆润信通和浏阳河酒业,均有名为“盛学军”的高管,且都是主管财务工作。浏阳河酒业人士介绍,盛学军仍在公司任职,主管财务工作,其曾为浏阳河酒业管理中心总经理。*ST皇台披露文件亦显示,盛学军为新疆润信通会计机构负责人。“沈巍”和“盛学军”同时任职浏阳河酒业和新疆润信通,目前尚无法确认是否有关联。

实际上,早于去年,即有声音认为,*ST皇台和浏阳河酒业的重组,就源自德隆系“牵线”。

在媒体去年的报道中,浏阳河酒业总经理沈巍来自香港梧桐资本—聚集了众多德隆旧部。梧桐资本近年亦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

厚丰投资原三名自然人股东之一的赵泾生,曾在德隆系的金新信托任部门经理。

去年6月,曾有媒体报道称,德隆系诸多“元老级”人物都在为浏阳河酒业出谋划策,希望帮彭潮挺过这一关。

“最开始听说,梧桐资本要进入浏阳河酒业,但后来好像又没进。”有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了一些细节。

今年初,一篇发布于浏阳河酒业官网的文章出现这样的语句,“公司决策委员会负责人、公司战略合作方—香港梧桐资本代表李为章”,可见,梧桐资本与浏阳河酒业确有一定的合作。

《《《

现实困局

白酒业“困难户”:皇台多元化解困 浏阳河回到“起点”

*ST皇台和浏阳河,因德隆旧部的幕后操盘有望再次走到一起。

这两个曾被称为“难兄难弟”的酒企,销售境况仍未明显改善:最新披露的2015年一季报显示,*ST皇台仍亏损282万元;高峰期销售规模达20亿的浏阳河酒业销售业绩大幅缩水,停产背后,更因自身的债务压顶。

对于目前困境,两家酒企已有所动作:*ST皇台新股东吉文娟入主后,便祭出两面大旗—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以及设立投资与资产管理公司,希望多元化发展;而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浏阳河酒业已战略收缩至湖南本地市场。

皇台寄望多元化

素以“南有茅台(600519,股吧),北有皇台”著称的*ST皇台,此前希望白酒、葡萄酒双业并举,但经营多年没有明显改观,加上行业不景气,深陷亏损境地。

2014年报显示,*ST皇台营业收入为5727万元,同比下降46.92%;净利润亏损3929万元,同比下降34.07%。因连续两年亏损,上市15年的皇台酒业第三次被“披星戴帽”,股票简称变为*ST皇台。

尽管2015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1829.4万元,同比增长2.99%,净利润同比减亏12.94%,但仍亏损285.7万元。

卖酒难见起色的*ST皇台,最近拟开拓投资管理领域。5月12日,*ST皇台发布对外投资公告称,公司将以自有资金1000万元,在北京投资成立一家全资子公司,主营“负责资产管理、创业投资等业务”。“设立投资管理公司是新股东方的提议”,*ST皇台董秘刘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公司今年在酒业之外会增加投资管理的业务,但“具体投资方向还没有出来”。

刘峰所指的“新股东”,正是吉文娟控制的新疆润信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不过,成立投资公司的议案遭到了*ST皇台二股东皇台商贸的反对。在董事会上,二股东代表冯瑛认为,设立子公司不能解决母公司被*ST,“目前公司资金紧张,设子公司会对母公司的发展增加负担。”

在酒业方面,据刘峰介绍,销售方面,公司将在甘肃省内兰州、武威两个城市更好地辐射开去,同时继去年投资浙江皇台酒业有限公司后,今年省外市场将主要布点杭州。在葡萄酒方面,也会有些新动作。

浏阳河收缩市场

浏阳河酒业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近日,深陷“停产”传言的浏阳河酒业,尽管一再辟谣表示,并非停产,只是更换了生产基地。但从公司近年的市场表现看来,浏阳河酒销售的大幅下滑并未有止住之势。

巅峰期,浏阳河酒业一度因赞助“超级女声”,年销售额达到20亿元;据销售公司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2014年公司仅完成约5亿~6亿元。

不过,浏阳河酒销售总经理陈建波近日对媒体称,去年其销售额为7亿元。

追问浏阳河的衰落原因,外界归结于其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彭潮将本该用于酒业发展的资金抽走,进行多元化投资。

据了解,彭潮的湖南中商集团曾涉足包括食品、房产、水产、投资、餐饮、电子等多个领域。

多元化快进,资金面不可避免地承压。据悉,仅浏阳河名酒城,总投资就高达20多亿元,拖累了浏阳河酒业的发展。此次停产的即为名酒城生产基地。

一名湖南长沙的酒企人士亦向媒体曝料称,在欠债十几亿的情况下,该公司负责人(指彭潮)已经跑路。

不过,对于外界流传的“彭潮跑路”、“已不是公司实控人”的传闻,浏阳河内部人士均予以否认。

一位在浏阳河酒业工作了十余年的销售中层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公司老板仍是彭潮,但他也透露,这十余年,从来没有在公司年度会议上见过彭潮本人。

自身问题缠身,加上市场形势不同往昔,浏阳河酒无奈收缩市场。

“白酒形势不好,我们也像大多数企业一样,向本省收缩,重点放在湖南市场。”浏阳河酒业销售公司一位高管坦言。据公司内部人士透露,“(湖南)本地市场占销售额的50%以上。”

“自2006年以后,浏阳河一直在走下坡路。”赵义祥分析,作为曾经的全国性品牌,如今浏阳河战略收缩至本省,也说明其现状已非常艰难。

《《《

记者观察

玩资本难挽酒企颓势

即使是今年整个白酒业开始“弱复苏”,*ST皇台和浏阳河酒业这两家知名酒企的状况也仍未改善。今年一季度,*ST皇台营收不到2000万元,继续亏损;浏阳河酒业近日也曝出“停产”消息。“(浏阳河酒业)为资本而资本,忽略基础建设,本末倒置。”资深白酒经理人晋育锋近日评价道。

卖酒难以扭亏,两家酒企不免对资本运作情有独钟。

去年,*ST皇台欲跨界进入大健康领域以及牵手浏阳河,均未能成功。最近更换实际控制人后,又开始计划进军投资领域。

同样,浏阳河酒业一心欲上市脱困,或早已被资本“绑架”。浏阳河老板彭潮更被指擅长资本运作。

追溯浏阳河的衰落原因,股东多元化投资、内部管理更新跟进不及时、资金短缺等问题较为突出。微信公众号“煮酒网”近日也对浏阳河衰落原因有过剖析。

白酒专家赵义祥曾指出,“浏阳河不仅需要资金,还要从品牌、渠道、团队三个方面进行重塑。”白酒专家孙延元亦认为,“*ST皇台与浏阳河均为中小企业,缺乏品牌与渠道支撑,如何转型还需思考。”

如今,即使有了德隆旧部的资本运作,再次将两家困难酒企“拉郎配”,或仍难从根本上扭转酒类销售颓势。资本是良药,或也能成为毒药。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标签: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相关阅读 精品推荐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国内铜生产商挺价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据外媒消息,中国保税仓库铜库存7月份出现四个月来的首次下降,冶炼厂据称因价格无利可图而采取了限售措施...[详细]

国企改革方案随时可能出台 央企功能分类改革或成基石

中钨高新停牌静待重大事项 五矿系钨资源整合倒计时

紫金矿业抄底澳洲金矿 最大风险或来自美国加息

西安石膏价格

西安竹竿批发

西安线缆防火材料图片

西安保温隔热材料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