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喷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激光喷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2:42 阅读: 来源:激光喷码机厂家

蒲灵羽郁闷地不知所措。

这两天,她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碰上这些怪事,或许真是累了吧!

蒲灵羽不相信地摇头,只当自己又出现了幻觉,将腿从那女人头发中抽出。

女人的脸泡在海水里飘荡着,紧闭地眼睛突然睁开,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蒲灵羽吓得鸡皮疙瘩乍起。

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拎起头发,将那张脸甩了出去。

蒲灵羽以为可以安心了,赶紧朝海滩方向游。

就在她转身那会,那张脸再次浮现。

群蛇般的头发,在海水中狂舞,陡然间,那头发瞬间增长许多,朝将蒲灵羽伸去,将她脖劲一把缠住。

一股窒息感涌起,蒲灵羽脑袋一幪,求生的愿望,让她两手奋力挣扎。

迷糊中,那张脸一点点在她眼前放大,她感觉那张脸一个劲冲着她笑。

那张脸告诉蒲灵羽,她叫杜晓筠,生前是云氏集团的员工,曾是云秋阳父亲云慕天的助理。

偶然间杜晓筠遇见了帅气的云秋阳,顿生爱慕之心。在一次公司野外聚餐会上,不知是谁开了玩笑,往她酒杯里放了药,她喝下那酒后,只觉浑身燥热难耐,晕晕呼呼地被人扶进了房间,醒来时发现全身赤lou,身旁躺着云秋阳。

她虽然爱慕云秋阳,但却从没想过要用这种卑劣手段接近他。

云秋阳醒来后也很震惊,望着床上的斑斑鲜红,瞬间明白了昨晚发生的事。

云秋阳对她说,会给她个交待,随手开了张六位数的支票给她。

可她杜晓筠不是个钱能打发的女人,何况她的清白不是那支票上的数字能买到。她气得把支票当面撕了,冲着云秋阳说:“别以为有钱了不起!我杜晓筠不稀罕!”

之后杜晓筠便将这事忘记,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再见到云秋阳也只相互点头招呼,恢复正常的上下属关系。谁知一个月后,杜晓筠发现自己怀孕了,只好再次联系云秋阳。

可惜云秋阳那日不在,却将手机撩在了家里,电话被蒲灵燕接了。

蒲灵燕从杜晓筠的语气中察觉到了什么,找人暗中调查杜晓筠,发现杜晓筠怀了云秋阳的孩子,顿时火冒三丈,让人将杜晓筠绑架。

蒲灵燕让杜晓筠把孩子拿掉,杜晓筠不肯。

杜晓筠觉得这种事应该跟云秋阳本人商量,毕竟这是云家的长孙。

蒲灵燕妒意大起,甩了杜晓筠一巴掌,惹来杜晓筠的冷嘲热讽。

这更激怒了蒲灵燕,蒲灵燕随手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就着杜晓筠的肚子连捅三刀。

鲜血喷溅了蒲灵燕一身,她却依然觉得不解恨,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云秋阳,我这么爱你!你却一次次地来伤害我!好吧,你爱她是吧,那就让她去死好了!”

蒲灵燕发疯似地在杜晓筠身上乱砍,直至将她砍得七零八落。

蒲灵燕望着已成一团血肉的杜晓筠,冷冷一笑,一把拎起杜晓筠的头发,将杜晓筠的头扔进了大海……

蒲灵羽醒来一身冷汗,气喘吁吁,惊魂不定地分不清梦和现实。

云秋阳守在床边,见她醒了,微微松了口气,又见她一副惊魂不定地,拍拍她的肩头说:“小羽别怕!有我!”

蒲灵羽将思绪一点点拉回现实。

望望四周,再看看身上盖得被子,适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这是医院?”蒲灵羽不确定地说。

云秋阳点头,将惶恐不安地蒲灵羽拥进怀里,想给她点安慰。

“你落水了,还好我发现的及时!不然……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留你一人在那里!”云秋阳歉意地说。

此时的他满心是悔恨。

那日他要再晚一步回去,便失去了她。这是他想都不敢想得。

云秋阳将她视作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紧拥着片刻也不愿放开。

蒲灵羽努力回想落水时的情景,再想到刚才的梦,陡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挣开云秋阳:“杜晓筠是谁?”

云秋阳一怔,直盯着她,片刻后才开口说:“以前的下属!”

“她死了?”蒲灵羽继续追问。

“是,一年前死了!”云秋阳淡淡开口。

“呵呵!”蒲灵羽忽然苦笑。

原来她的梦是真的,如此说来,杜晓筠与云秋阳的事也是真得。

心间一痛,额上汗珠直落,一个可怕的事实让她胆战心惊。

不会的,这不是真的!

姐姐不是这样的人,纵是云秋阳背叛了她,她也不会这么做得!这就是个梦而已,定是自己落水时受了惊,才会做这些没有逻辑的东西融进了梦里。

云秋阳见蒲灵羽的脸色不是一般难看,按着她的肩头唤了声:“小羽,告诉我,你是怎么落水的?”

云秋阳到现在都弄不明白蒲灵羽是怎么晕倒在水里的。

那水不过才至膝盖,她的水性一向都好,怎么着都不会溺水的。

云秋阳记得,他当时买了早饭回来,满屋子的找她,直到看见沙滩上她留下的鞋,急得心都快要窜到嗓子眼了,又见海面上飘着一只塑料桶,心口一揪,感觉天都要塌了。

好在她落得不深,没多久他便在水里发现了她。

她当时已晕过去,脸色青白一片,好在还有心跳,他立即给她做了人工呼吸,等她吐完水,便马不往停蹄地将她送到医院。

她在医院晕睡了三天,时不时做恶梦呓语着,一身的冷汗,瞧得他心疼不已。

他担心她受惊过度,便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蒲灵羽见云秋阳一脸憔悴,下巴已冒出青色胡渣,不好意思地开口说:“我睡了多久?”

“三天!”

“还真能睡哈!”蒲灵羽苦笑。

见桌上摆着只保温盒,浓浓的鸡汤味不时从盒里逸出,弥漫了一室。

肚子不争气地咕咕作响。

蒲灵羽抚着干瘪的肚子,指指保温盒说:“给我的吗?”

云秋阳见她不再那么疏离自己,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将鸡汤盛在碗里,端给她。

“小心烫!不知你想吃什么,随便弄了点鸡汤!”

蒲灵羽含笑着接过,幽幽喝了口。

这鸡汤还是三年前的味道,而他们的关系却不像这鸡汤,还能像当初一样。

----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故事未完告诉续!咳,各位那个那个那个,呵一起加油!

沈阳EPS应急电源巡检柜合肥消防照明电源

咨询宝鸡七孔梅花管安装常识

许昌预制块网片矿用钢筋网焊网机

壁式边墙防爆风机型号凯亿边墙风机

净化空调工程报价格力中央空调多联机清远净化工程空调公司

省外企业进京备案进苏备案流程企业申报条件

湖北防渗膜土工膜爬焊机供应商自动爬行焊机

锐凌电磁污水流量计矿浆电磁流量计高压型电磁流量计

回收丙二酸长期回收

环卫小型洒水车哪便宜